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业指导 > 劳动法规 > 双11凌晨京东员工家中猝死,法院怎么判?
双11凌晨京东员工家中猝死,法院怎么判?
作者: 时间:2020/11/18 阅读:48次
案号:(2019)鄂0112行初43号

基本事实:

何某某系京东公司聘用的员工,双方于2018年10月16日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工作期限为2018年10月16日至2021年12月31日,试用期为2018年10月16日至2019年1月31日,工作岗位为城市客户经理,工作地点为江西,工作时间实行标准工时制度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40小时。合同签订后,何某某一直在吉安发展客户,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公司对其考勤作出规定,即终端员工的统一工作时间为:9时--12时,13时--18时,午休时间12时--13时不计入工作时间。公司执行考勤打卡制度,员工上下班务必使用地勤系统,亲自在服务终端网点提交打卡信息。代打卡,在家提交打卡信息一律无效。

2018年11月10日上午9时16分,何某某在吉安市××中××号使用手机在京东地勤系统打卡上班后,一直在吉安走访客户。当天18时58分,何某某在微信群中接到其上级主管的通知,参加了20时由上级主持的电话会议。20时17分,何某某在吉安市吉州区××号使用手机在京东地勤系统打卡下班。之后,何某某一直坐在家中客厅沙发上通过手机微信保持与同事群(江西战区、赣西兄弟沟通群)、客户群(宝龙食品、杨眼睛批发部、芸琳盼、白云、王雅欣、展翅翱翔等)的联系与沟通。

2018年11月11日凌晨2时许,何某某走进房间将任某拍醒,告知其胸口很痛。任某去客厅倒了一杯开水回到房间后,发现何某某靠在床上喘气困难、身上抽搐、口吐白沫。任萍拨打120急救电话求助,随后120急救医生赶到何某某家中抢救,经抢救无效后被宣布死亡。直接死亡原因:猝死。

2019年2月18日,京东公司向某区人社局递交工伤认定申请,某区人社局于同月25日立案。区人社局认为何某某在家中突发疾病猝死,既不在工作时间也不在工作岗位上,该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决定不予认定为视同工伤。

为此,何某某家属任某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何某某家属提供了同事胡某和王某某的证人证言,证明加班参加单位双十一活动的事实;还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证明何某某猝死前遵照京东公司江西片区经理、赣西片区主管领导关于双十一营销活动工作布置安排正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履行工作职责的事实。

法院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本案中,何某某猝死时间是2018年11月11日,京东公司于2019年2月18日向某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已经超过了用人单位申请工伤认定期限,且无申请延期的情形,某区人社局受理程序违法。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急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该条规定中的“工作岗位”强调的不是工作处所和位置,而是岗位职责、工作任务。职工为了单位的利益,在家加班工作期间,理应属于上述“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何某某是京东公司聘用的江西吉安城市客户经理,从事电子商务工作,其猝死之日正值电子商务的“双十一”活动日。从何某某的手机微信中可以看出,何某某在猝死前一日20时17分打卡下班后,并非在家休息,而是一直在家中通过手机微信群保持与上级、同事和客户的联系与沟通,其内容均是“双十一”商品的推介活动,其上级主管胡某也在微信群里号召“一年一度的双十一即将来临,作为电商人,一般是不睡觉的,请关注12点后的放价高潮。”综合以上事实,何某某虽已打卡下班,但其为了单位的利益,在家加班参加电商人的“双十一”商品推介活动,在此期间猝死理应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情形。某区人社局仅以何某某打卡下班这一事实认定其不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作出不予认定视同工伤的决定,属于认定事实不清和适用法律错误。综上所述,某区人社局错误受理京东公司的工伤认定申请,且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其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应予撤销。鉴于其受理程序违法,本案不宜判决重作,可由何某某的亲属另行主张。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撤销某区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来源:
热门推荐